首頁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目前瀏覽位置:首頁>>>>明細
        研究專案
強化保險業國外投資之匯率風險管理與監理機制之研究
執行單位:
委託/出版單位:財團法人保險安定基金
聯絡人:財團法人保險安定基金
聯絡方式:02-23957088分機117;hermes.yang@tigf.org.tw
主持/負責人:蔡政憲
共(協)同主持人:林建智、陳業寧
研究人員:石百達、張森林、彭金隆
研究起迄:2017/6/15至2017/6/15
關鍵字:
摘要
壽險業負債多屬長期性質,因此是否能在可接受之風險前提下,維持足夠的投資收益能力,是永續經營之關鍵。另一方面,因為國內資本市場所能提供的報酬率無法滿足保險公司因負債成本所產生的需求,壽險公司只好尋求國外投資的機會以獲取更高的報酬。其國外投資佔資金運用總額比例,也因此由2013年底的43.6%提高到2015年8月的55.7%,增加金額超過新台幣2兆元。這麼高的國外投資比例,凸顯妥善的資產配置與如何強化保險公司之匯率風險管理實為保險監理之重要議題,亦為主管機關監理我國保險業經營狀況及清償能力之重點要項。
本研究的重點在於:一、分析壽險業國外投資之狀況;二、說明壽險業進行匯率避險時所使用的工具、方法、成效、與所受的限制;三、分析壽險業匯率風險管理機制與相關法規,檢視有哪些問題與可能之解決之道;四、分析我國現行「人身保險業外匯價格變動準備金」的提列方式及實施前後之影響,並評估現行的主動增提機制是否有調整之需要;五、分析資本適足率制度對國外投資匯率風險管理機制之影響,並評估是否應做調整;六、提出法規政策建議以提升強化壽險業國外投資之匯率風險管理與監理機制。分述如下。
一、壽險業辦理國外投資之投資工具以公司債及金融債券為主,占整體國外資產配置的七成以上(71.04%)。其次為政府公債(11.31%),第三為資產證券化商品(5.67%),第四為外幣存款(4.42%),而投資於不動產之比例最少(近乎0%)。資料也顯示壽險業者投資於已開發市場的比重較投資於新興市場之同種工具高。
二、關於壽險業國外資產部位之匯率風險,須考量各公司的國外資產配置情況。本研究抽選一家壽險公司作匯率風險的分析。我們採用Siven and Poulsen (2009) 的四種風險衡量指標來評估風險的大小:變異數、期望損失、風險值、以及期望短缺。數量分析的結果顯示,國外股票與基金報酬率的波動度(風險) 最大,其次是國外政府公債的波動度,再來是國外公司債的波動度。相關係數方面,股票與債券的相關性並不高,政府公債與公司債的相關性則較高。匯率風險方面,美元和人民幣兌台幣的波動度較小,日元、歐元和英鎊的波動度相近。根據所估算出的四種風險衡量指標值,外匯價格變動準備金可以承擔1天的外匯風險,但無法承擔一週的風險。此外,我們也發現,國外投資部位風險的主要來自資產價格的變動,因此壽險公司也應適度規避/管理國外資產的價格變動的風險。
保險業的外匯風險管理可分為交易前與交易後。交易前,公司需先評估可能面對的市場風險,及交易對手的信用風險。可用於規避外匯市場風險的工具有換匯、換匯換利、無本金遠期外匯等直接避險工具,以及一籃子貨幣的間接避險工具。評估交易對手的信用風險還是多仰賴於信用評等。也可以額外一些量化與質化兩個構面的指標與機制來強化監控機制。例如:(1) 外匯價格變動準備金之變動比率;(2) 外匯曝險比率;(3) 整體外匯風險比率;(4) 壓力測試/敏感性分析;(5) 總匯兌損益;(6) 避險有效性測試。在質化的監控上,相關重要的權責單位像投資長、交易室部門主管、風控長及風管部需針對公司所從事的避險交易目的、績效結果等,彙報給董事會,並定期向風險管理委員會報告。
三、本計畫以美國NAIC模範法為主要參考制度,與我國現行保險業外匯風險管理之相關法規進行分析比對,包括保險業辦理外匯業務管理辦法、保險業國外投資管理辦法、以及保險業從事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管理辦法等,進而針對如何強化保險業國外投資之匯率風險管理與監理機制,提出法規制度上之修改建議,包含: (1) 地域風險與外匯風險應明確區隔;(2)衍生性金融商品之投資額度應視情況分別計入國外投資與外匯風險限額中;(3) 法規條文編排應做符合邏輯上之調整。
四、外匯準備金於民國101年3月開始實施,至104年第三季,全體壽險公司已經累積將近新台幣648億元的外匯準備金。外匯準備金在新台幣貶值時會累積得較快,而在新台幣升值時則會因匯損而累積得較慢。
檢視外匯準備金時,除了絕對金額外,也應注意其對壽險公司國外投資的比率。以全體壽險業來看,去年第三季底外匯準備金佔國外投資的比率約為0.65%,未達1%,且遠低於注意事項中規定的9.5%上限。以去年第三季底來看,全體壽險公司之外匯準備金對國外投資的比率與前年(民國103年)年底相比並未提高。
本計畫認為外匯價格變動準備金之實施之成效包括:(1) 提供壽險業者自我保險的長期匯率避險替代方案,使壽險業資產長期投資策略與避險策略可相互配合;(2)解決市場上匯率避險工具供給量不足之問題,並讓避險工具之市場價格大幅下降,讓業者得以更合理價格進行避險,顯著地降低避險成本;(3) 除確實達到降低匯兌波動對損益淨值之影響外,實行3年來所累積之準備金成長幅度也相當大,對於充實業者之自有資本與提升清償能力有相當貢獻,而所節省之避險成本亦均直接反應於淨值。關於外匯準備金最重要的問題有二:一是其是否能發揮降低壽險公司外匯風險的功能,二是其在會計處理上是否適當。首先,就外匯準備金的避險功能來看,外匯準備金並非真的避險,而只是讓壽險公司平穩盈餘的工具。另一方面,外匯準備金一旦提列之後,必須留在公司中,無法作為現金股利分配給壽險公司的股東。公司累積越多的外匯準備金,則其受外匯風險的衝擊程度便越低。就此來看,外匯準備金應有避險功能。綜合來看,實施外匯準備金制度之後,壽險公司盈餘受外匯波動的影響程度降低,故其避險的誘因降低,公司可能降低避險比率,因而提高其外匯風險。
我們針對外匯準備金的決定因素進行分析。實證結果顯示,影響外匯準備金佔國外投資比率的顯著因素為國外投資佔可運用資金之比率以及新台幣兌美元匯率。國外投資佔可運用資金比率越高,則外匯準備金佔國外投資比率越低;而當新台幣貶值時外匯準備金越多。
五、我國國外投資比例的增加主因是要解決利差損以及提高收益,跟RBC制度的實施以及其中對國外投資匯率風險的管理機制並沒有直接關連。至於RBC是否對保險公司匯率風險的管理機制有影響,本研究認為亦不顯著。因為RBC制度之方法論採風險值中的標準法,為監理成本考量而簡化部位以及風險因子的認定;而目前國內中型以上的壽險公司其內部的風險管理系統都比RBC更為先進,不止部位切割得細很多,方法論也多是採用歷史模擬法甚或蒙地卡羅模擬法。
不過,RBC制度的確可能對某些壽險公司的海外投資決策造成實質的影響,這些公司是資本適足率接近法定200%標準之下限,或接近可放鬆部分財務業務規範的250%資本適足率下限的公司。此外,有些公司則可能因RBC中的分類與係數轉而尋找新興市場的投資工具。
有關匯率風險與RBC制度之修訂,我們建議應該分幣別給予不同的風險係數,而實證結果顯示係數可能會比現行的高,但應承認幣別間之風險分散效果。於如何讓有實際從事避險且具有避險效率的業者可獲得適當之風險資本減免,我們建議根據保險公司過去八季的外匯避險績效來承認其避險效果來承認部分避險的效果。此外,可考慮於RBC制度中有條件並且差異性管理一籃子避險。建議在RBC報表中表16-1-5:衍生性商品餘額明細表其他衍生性商品中或增加一個獨立表,仿照表16-1-1中,以避險為目的中權益證券相關(可扣抵風險資本)的作法,多增加一些欄位說明(如表16-1-1中被避險資產β值,被避險資產成分股支數與被避險資產為臺灣50成分股支數的資料說明)一籃子貨幣避險的相關資訊,如相關係數的起始值,相關係數的長期平均水準以及相關係數的反轉速度等輔助說明資訊。還可搭配在壽險月報中的表01,科目編號14130的避險之衍生金融資產再細分類一個一籃子貨幣避險的科目,仿表10-3: 國外投資避險情形表,多一個說明一籃子貨幣避險情形表以及仿表10-3-1:從事避險目的之匯率類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之成交契約總(名目)價值合計金額概況表,多一個說明一籃子貨幣從事避險目的之匯率類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之成交契約總(名目)價值合計金額概況表。
我們也建議除上述避險資產與被避險資產兩者標的物完全相同的情況外,還應承認交叉避險(cross hedge)的風險抵免效果。
另一方面,我們也得注意如何避免讓沒有實際從事避險或不具有避險效率的業者獲得過當之風險資本的減免。我們建議在使用選擇權作為避險工具時,應使用陽春型選擇權進行標準避險,並限定僅可使用選擇權買方。第二、可扣抵之風險資本比率不應與所買入之選擇權的履約價無關。
六、除了上述一些對法規政策的修改建議外,我們還編制了人身保險業外匯價格變動準備金應注意事項建議修正條文對照表。
相關文件
強化保險業國外投資之匯率風險管理與監理機制之研究
上傳者
財團法人保險安定基金
關鍵字
研究期間/出版日-起日
研究期間/出版日-迄日




最新熱門報告
報告名稱瀏覽數
我國發展碳排放權期貨交易之可行性研究121
我國設立吹哨者保護制度之研究116
最新經濟季展望_20180116114
銀行法及金融控股公司法罰則規範之研析110
Fintech 金融科技專利之簡介108

備註:瀏覽數為統計近一個月點閱人次排名前五篇報告
更新日期:2018/1/29 15:59:26  造訪人數:618115     

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 金融研究發展基金會-地址: 22041 新北市板橋區縣民大道二段7號8樓0831室